校园狂少 > 校园狂少3血染一生 > 第一百零二章-第一百零三章 玩狠

校园狂少3血染一生 - 第一百零二章-第一百零三章 玩狠

所属目录:校园狂少3血染一生      发布时间 : 2013/4/2
天才一秒钟记住本网站:www.xyks.net 中间是校园狂少首字母的拼音+.net!记住了吗?

  一条大河,孕育一个民族,教科书上,四大文明古国都有一条曾滋润过她们的河流,有人把黄河比作母亲,并不过分,中华民族的老祖宗炎黄部落起源于黄河流域,滚滚波涛,奔流数千年,见证了一个名族的辉煌与辛酸,九十九道曲,似乎在诉说这个民族走过的道路多么坎坷。

  肖冰军人出身,眺望越来越来近的蜿蜒大河,未生出多少感慨,而且借景生情需要才情,他有自知之明,旁边,戴眼镜的青年则与他不同,这人“书生气”很浓,每次过黄河大桥,都要借河发泄一番,或针砭时弊,或指点江山。

  “河套平原取水严重,直接影响下游城市用水和灌溉,还造成旱季断流时间增长,威胁到黄河流域的生态平衡,植被生长,国家再不加大力度治理,咱们的子孙可能在千百年后就见不到这条母亲河了。”

  “别想那么多,咱们能看到就行了,儿孙自有儿孙福”肖冰不以为然道。

  青年点点头,自嘲道:“冰哥说的也对,这确实轮不着咱们这代人操心,我这人大学毕业三四年了,书生气还是很重,一点没长进,当年国家搞西部大开发,我头脑一热,放弃公费留学,只身来河西,要不是赵总青睐,对我不薄,每年给我三十万的薪水,那群老同学肯定得笑话我。”

  “清华高材生自然要有高材生的样子,别学我们这些粗人,除了打打杀杀啥也不懂,图个名利,啥也不关心。”肖冰拍了拍青年肩膀,清华大学在他心里无疑是圣神存在,是一方净土,从清华出来的人非纸上谈兵的绣花枕头,肚子里都有点真才实学。

  青年叫黄海斌,确实是清华高材生,被肖冰这粗人夸的不好意思,推了下鼻梁上的眼睛,笑道:“冰哥别埋汰人,什么高材生只是比普通人运气好一点,糊里糊涂上了清华,浑浑噩噩混了四年。”

  “运气好一点,便是两种截然不同的人生,改革开放这么多年了,穷人跟富人的差距是什么?不就是那一点点运气吗?冥冥之中自有定数,我如果运气差一点不准就死在哪个犄角旮旯了,哪还能跟你在一辆车上胡侃。”肖冰笑道,那么多次绝处逢生,凭实力,也凭运气,这点,他从未否认过。

  车里几人全笑了,猛子瞧瞧反光镜,对冰哥的佩服之情又浓几分,接近泛滥的趋势,平时跟他们这群粗俗爷们打成一片的冰哥,现在把个文绉绉,像娘们似的清华高材生说的默不作声,还连连点头,真厉害。

  河西境内这段黄河属于上游,黄河百害,唯富一套,说的是与东林矿区相邻的河套平原,千里沃野,有塞外江南之美誉。冬天,河面已封冻,偶尔有行人从冰面走过,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此时面对黄河无法找到李太白诗中的磅礴气势。

  两辆越野车距离黄河大桥两百米便减速行驶,这截路段是有陡坡的弯道,若不减速直接冲上大桥,很危险,肖冰观察地形,直皱眉头。

  车辆驶过黄河大桥,又走四十多分钟,进入东林矿区,方圆几百里,大大小小煤矿无数,几条供煤车行驶的公路汇聚于矿区,一串串载重六十吨的煤车带起烟尘,遮天蔽日,全国最大露天煤矿在矿区东部,被几家国资背景的能源集团瓜分,私营煤企集中在矿区西部。

  坤爷的西山矿业在矿区最西边,进入矿区还要顺公路继续向西走一个钟头,肖冰来之前仔细了解情况,西山矿业有三座煤矿,年产二百万吨,每年为坤爷戳取三点五亿的暴利,随着近几年煤价走高,这个数字正慢慢增长。

  这么大一块蛋糕,别人眼红,情理之中的事。

  西山矿业出钱修了一条与国道相接的公路,供煤车进出,肖冰隔着车窗望去,整条路被拉煤车堵了个严严实实,岔路口,两辆猎豹和一辆黑色桑塔纳两千挡路,国道边还停着两辆金杯面包车,四十多人围堵路口,人手一根空心铝管,长一米有余,戳在路口好不威风,西山矿业运输队五六十辆重型煤车被逼停。

  围堵路口的人二话不说从拉煤车驾驶室里拽出几个司机,挥舞家伙,一拥而上,顷刻间,血水飞溅,七八人倒下,十多个跟车的汉子赤手空拳跟闹事的人硬碰硬,由于两手空空,人数又少,没支撑几分钟。

  “这帮野蛮的地头蛇又来矿上闹事,冰哥我去看看”黄海斌不等肖冰说话,已推开车门下车,朝路口跑去,猛子撇嘴,心说人家一帮老爷们干仗,你个“书生”手不能拎,肩不能扛,过去顶屁用。

  正如猛子所想,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清华高材生碰上一群地痞无赖简直束手无策,黄海斌跑过去,刚说自己是西山矿业生产部部长,迎接他的是六七根空心铝管,分分钟就被扁成鼻青脸肿的猪头,鼻血长流。

  “西山矿业生产部部长鸟毛,黄海斌你小子以为自己是公安部部长啊,装什么逼,我靠。”一光头汉子倚着桑塔纳两千的车前盖,龇牙咧嘴笑着,一张马脸更显狰狞,很没品位的穿了件带狐狸皮毛领的皮大衣,两只手戴了七枚大号金戒指,俗不可耐,二十多号手持空心管的壮汉簇拥周围,倒也有地头蛇的派头。

  “黑三,五分钟内你不离开,别怪我们西山矿业不客气。”黄海斌摇摇晃晃站起,瞪着黑三,抹掉嘴角血迹,这位清华大学毕业的才子并未像猛子想象的那么窝囊,起码,这眼神,这表情,透着一股狠劲儿。

  黑三狂笑几声,嚣张道:“不客气?是啊你老板在矿区养了帮打手,听说还有几条枪,爷爷不惧,你现在叫他们来,用枪崩了老子啊,玩狠你们差远了,那个奔雷虎挺狠,死了,你们老板号称脚踏河西黑白两道,狗屁,东林是铁哥的地盘,铁哥说了从今天开始西山矿业每往外运一吨煤抽成十块钱,算保护费。”

  “不长眼的东西!”

  冷冰冰话音从人群后传来。

  伟人曾说过,他的影响力局限于北京城,影响的是一小撮人,再远了鞭长莫及,河西首富赵坤,是省内曝光率颇高的民营企业家,他有钱,妇孺皆知,但是他如何手眼通天,如何杀伐决断,离他那个层面十万八千里的老百姓根本不清楚,怕他的人不少,不怵他的人也不少,东林地头蛇们在自己一亩三分地上,从来没把坤爷当回事,本地大混混们想法一致,光脚的,不怕穿鞋的,论人数,比坤爷多,有当地的官罩着,怕个鸟,你赵坤再有本事也不可能把东林地头蛇全灭了。

  这两年,一致对外的东林帮风头渐盛,虽说没形成组织,但当地多数混混唯东林“铁哥”马首是瞻,这次来矿区捣乱的黑三是铁哥的人,人群外那冷冰冰的声音显然是冲他来的,这厮怒火中烧,猛拍车前盖,回头骂道:“谁谁呢?滚到爷爷面前大点声说!”

  堵满路口的人回身看过去,随即目瞪口呆,一块足有百十多斤的大石块从他们头顶呼啸飞过,砸在桑塔纳轿车车顶,这车可没法跟悍马比,一声闷响,车顶凹陷,车窗玻璃爆裂,碎玻璃片飞溅,满地都是。

  “兔崽子,给冰哥当爷心被石头砸死!”扔出石头的人正是猛子,说话的同时朝路边东张西望继续找趁手的石头,他天生力气大,小学时候推铅球能把体育老师吓傻,哭着喊着求他加入学校体育队,发誓要为国家培养个奥运冠军,只是猛子觉得天天扔铁疙瘩没啥前途,不如打架来的爽快,死活不去。

  耍够威风的黑三吓了一跳,心肝扑通扑通颤抖,车顶上那块石头再往前飞一米,他光溜溜的大脑袋就得开花,小命就得玩完,几十号爷们也吓得纷纷后退,肖冰习惯性点了根烟,闷声不响朝人群走去,韩建,猛子,一左一右,后边跟着五个从坤爷拳场挑选的职业拳手,这些家伙在擂台上练就一身杀人本事,举手投足置人于死地,杀意盎然!

  八个人清一色黑衣,人少,但气势逼人,肖冰视一群混混如无物,大摇大摆,带几个如狼似虎生猛的手下,径直走到黑三面前,几十号人居然自动让开路,眼睁睁看他擦肩而过,仿佛一樽樽木雕泥塑,没啥反应。

  “是我骂你,想怎么样?”肖冰斜起眼,捏着烟放在嘴边,深深吸了两口,动作自然,毫无做作之态。

  黑三看出对方不是什么善男信女,定然大有来头,他色厉内荏道:“在东林,骂我的人后果很”

  肖冰不等黑三把话说完,手中烟头拧在对方铮亮的脑门上,火炙皮肉,%u%u作响,黑三愣了片刻,随即失声痛呼,向后疾退,旁边一个手拎空心铝管的汉子反应较快,抡起家伙,劈头盖脸砸向肖冰。

  肖冰眼角余光掠过偷袭者,冷冷一笑,弹掉烟头,原地不动,轻描淡写甩胳膊出拳,击打从侧面砸来的空心铝管,硬度很强的铝合金管弯折扭曲出人们难以想象的形状,以更快速度向后反弹,抽打在偷袭者身上,可怜的家伙倒地哀号,几乎同一时间,又一根铝管从另一面戳向肖冰软肋。

  肖冰仍然不闪不避,一直插在裤兜里的左手后发先至,铝管近身刹那被握住,未见用力,就那么轻轻一拉,双手紧握铝管的打手只觉手心火辣辣一阵钻心疼痛,带着皮肉血沫的铝合金管已在肖冰手中,然后顺势射出,去势如箭。

  扑哧!

  还低头瞅着自己血淋淋手掌发呆的打手被铝合金管贯穿肩胛骨,血水由前胸后背两个窟窿飚射而出,溅了旁人满身满脸,空心管洞穿一人,去势不减,又扎进后边一人前胸,两人不分先后倒地,痛苦惨叫,血水染红衣衫,触目惊心,短短几秒钟,肖冰废掉三人,出手干脆利索。

  几十号打手张牙舞爪,要一拥而上,肖冰抬头,冷厉目光扫过他们,这些也算见过世面的东林混混就觉得头皮发麻,不由自主停步,进退两难,他们想不明白,面前这人的眼神为什么那么吓人。

  黑三连吸几个凉气,几十号兄弟被震住,他不得不硬着头皮站出来,咬牙切齿道:“亮个腕吧以后我们东林人也好多跟兄弟亲近亲近”

  “滚回去,告诉你那个铁哥,三天后我去东林市找他。”肖冰再不看黑三,径直向前走去,没必要跟个小角色浪费太多口水,挡路的打手面目狰狞可怖,却一步步后退,西山煤矿的工人,车队的司机,目睹这诡异一幕,佩服之情油然而生。

  “你”

  黑三气结,他身边几人实在无法忍受,不管不顾冲向肖冰,早已按耐不住的猛子转身面对众人,憨厚一笑,也不管砸过来的铝合金管,两只蒲扇大手上下翻腾,四五个混混东倒西歪,惨叫连连,有一人背后偷袭得手,哪想铝合金管砸到猛子后背竟然被弹起一尺多高,这么强悍的抗打击能力,太吓人,而猛子放声狂笑,凶悍本色显露无遗,他转过身,不给后边这人闪避的机会,极为利索地操起一百五六十近重的躯体,砸向黑三的人。

  一片人轰然倒地,哭爹喊娘,狼狈不堪。

  “变态变态”

  黑三一个劲儿咽口水,早没了初时那嚣张跋扈的气焰。

  西山煤矿的人来一百多,有十多条雷明顿双筒猎枪,这些枪是通过特殊渠道,从俄罗斯那边搞来的,而路口处早没了黑三的影子,大概是被肖冰彻底吓住,在东林市区和矿区横行霸道有些年数的猛人像条丧家之犬匆匆离开,原以为会有场大火拼的人,极度失望,黑三不战而逃,鲜有的事。

  “冰哥”

  黄海斌向众人介绍了肖冰,呼喊声随之而起,这些人身在东林,却早听说了冰哥的赫赫威名。

  欢迎来到校园狂少小说网,校园狂少3血染一生作者是巅峰的神,本站为大家提供校园狂少1-4全文免费阅读,并提供校园狂少1-4TXT全集下载。

更多黑道、黑帮、黑社会小说请点击 黑道小说网 ,前往阅读更多更精彩的黑道小说。

原文地址:http://www.xyks.net/110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