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狂少 > 校园狂少4成雄 > 第七十四、七十五章 曾经有一腿

校园狂少4成雄 - 第七十四、七十五章 曾经有一腿

所属目录:校园狂少4成雄      发布时间 : 2013/4/8
天才一秒钟记住本网站:www.xyks.net 中间是校园狂少首字母的拼音+.net!记住了吗?

  叶沉浮初中时代看港产黑帮影片懂了上位是什么意思,什么是上位者,官场、商界、黑道多不胜数的凡夫俗子前仆后继奔着一个目标.......上位,梦想顶上权势光环,将自己粉饰成神的化身,让人崇拜。前两年,新丰一中每次开全校大会,叶沉浮仰望主席台上不怒而威的校长,也就是如今新丰教育局局长,觉得那个教物理出身的儒雅男人极有上位者的风范。

  风水轮流转。

  叶沉浮心情并不怎么忐忑地踏入新丰市权力中枢,政府办公大楼市长办公室,恰巧一人跟他屁股后边溜进办公室,抢在前边与周国维握手,表现的毕恭毕敬,小心翼翼压低声音道:“市长,中小学教师福利制度和招考制度的完善方案我已经做好,还有一份涉及民办教师安置的方案,市长您看一下,哪里有问题,您尽管批评指正。”

  周国维起身接过资料袋,示意教育局局长王文山先坐下,抬眼看向戳在门口东张西望的叶沉浮,笑道:“小叶,我先和王局长谈几句,你随便,我让张明给你沏壶茶,是你美箐姐去杭州梅家坞带回来的正宗龙井,仔细品品。”

  “周哥....你忙你的,不用管我。”

  叶沉浮腼腆笑了笑,坐在靠近门口的一组真皮沙上,王文山不由自主回头瞧一眼从容淡定的叶沉浮,暗自嘀咕,周市长出了名的不近人情,有人说这位市府一号人物六亲不认,号称白面包青天,却对*新丰口音的青年一反常态的热乎,仿佛一家人,诡异,太诡异,这青年........有门道。

  周国维的秘书张明亲自端壶茶放在茶几上,倒满一杯,慢慢递到叶沉浮面前,笑容可掬,服务叶沉浮与服务周国维一个模样,他可以无视新丰众多科局级干部,可以同局行一把手们称兄道弟,偏偏没胆量小觑比他小七八岁的叶沉浮,要知道貌似人畜无害的毛头小子是他那消息灵通的交际圈子最近热议的牛叉人物。

  吞掉张家产业,迫使新丰土皇帝任远明退让,据说还把山西大同黑道上的人收拾的服服帖帖,强势清洗白酒厂啤酒厂管理层,跟张家沾亲带故的人全被踢了出来,有个煽动酒厂职工上访闹事的家伙前天晚上被个酒后驾驶的疯子差点撞死,小小年纪,手段老辣,后台高深莫测,是新丰道上人讳莫如深的“叶少”,张秘书退出市长办公室,仍在反复提醒自己,这种人绝不能招惹,绝不能有丝毫怠慢。

  叶沉浮默默品茶,只觉一股暖流夹着清香入口,梅家坞的明前龙井好在哪里,难以言喻,他小时候穷,不像何媛媛生在豪门,品的出n多品牌红酒的年份,谈起顶级香水的加工工艺则如数家珍,甭说好茶,半年前他眼中连雪碧可乐几种大城市孩子喝到反胃的廉价饮料都算奢侈品。

  莫非得找个贵族学校镀镀金?

  叶沉浮晃着茶杯抿嘴轻笑,马上否定这念头,中国富人阶层中的贵族估摸比四川大熊猫要少很多,内地富豪无一例外迹于改革开放后,短短二十七八年谈什么贵族,全和他一样.....标准的暴户,做穷人的十多年,大概因痛恨老天不公,产生点仇富情绪,他对暴户总嗤之以鼻,现在想想,自己一步一步加入暴户行列,可谓人生如戏,比这梅家坞的龙井茶更耐人寻味。

  十几分钟不经意间流逝,沙上,叶沉浮品着龙井,回味着往事,心情复杂,冷不丁听到周国维说:“小叶,王局长和你握手呢。”

  叶沉浮一愣,抬眼现极为面熟的中年男人笑容谦卑,伸出手等着,他赶忙放下茶杯,起身与王文山握手,此时两人面对面,近在咫尺,他终于记起周国维所谓的王局长是何人,曾经新丰一中的王校长,如今新丰教育局王局长,与昔日不同的是,他不用再仰望对方,因为个头较矮的王局长刻意弯腰,正仰视一米七七的他。

  “认识您很高兴,周市长说您是宁西大学高材生,有时间一定向您请教。”王文山热情握着叶沉浮的手,简短一句话透着无比恭敬的意味,叶沉浮哑然失笑,唏嘘,再唏嘘,一个劲儿点头,不知该说什么。

  两人松手,叶沉浮见王文山要离开市长办公室,颇有些感慨地说了一句:“王老师,您是我高一时的物理老师,我叫叶沉浮,我一直记得您说的一句话,英雄不问出处,富贵当思原由。正是这话....才有了今天的我。”

  英雄不问出处,富贵当思缘由。

  曾几何时,这句话激叶沉浮的野心,拼得今天这点成就,所以,不管王文山与他握手暗含多少种复杂心思,巴结也好,谄媚周国维也罢,他对昔日老师的尊重丝毫未变,只惋惜王文山的脊梁挺的没以前那么直。王文山回身,愣神,木讷点头,转身走出办公室,转入楼道拐角,他猛拍自己脑门,记起几年前爬课桌上睡半节课被他提问照样对答如流的卑微少年,一时间心中五味杂陈。

  市长办公室的门关上,走了王文山,周国维卸下领导特有的威严架势,弯腰倒了杯龙井茶,对叶沉浮道:“拿啤酒厂白酒厂的经营权做抵押,像工行贷款三千万,小叶.....三千万...你胃口不小呀,说说干什么。”

  “真人面前不说假话,周哥,我直说了,小部分资金用于维护酒厂生产线,扩大产能,大部分资金要用到其它方面的投资。”叶沉浮实话实说,用钱生钱,永远是积聚财富的不二法门,升斗小民之所以穷....缘由在于只能卖体力赚钱,越卖越穷,追不上物价的攀升、房价的暴涨,一生一世在草根阶层滚来滚去,何谈尊严和权利。

  要改变命运,便要有魄力。

  周国维望了眼叶沉浮,微微一笑,回想自己二十来岁的情景,刚踏入大学,师兄们高吼口号搞大学生运动,那时,自己哪像小叶这般沉稳老练,若非老乡劝阻又是大一新生胆子小点,心潮澎湃之下十有**参加八十年代末那场使无数人丢掉前途的大学生运动,自己比小叶差远了,这小子最终爬到一个什么位置....富商.....财经界俊杰....亦或是大枭。

  周国维沉思良久,抿口茶,轻柔太阳穴道:“小叶,我不多问了,我和吴行长谈过,贷款半个月内到位,只告诫你一点,准时还款,否则我不讲情面,银行的钱.....不能在我这里有一分一毛的坏账。”

  三千万,小老百姓眼中天文数字般的巨额财富,同样也是寻常富人为之咋舌的一笔巨款,叶沉浮读小学六年,会因为裤兜装一块钱底气十足,父母下岗后,上学放学路上偶尔捡一两毛钱,多半欣喜若狂好一会儿,如今拿下三千万贷款,叶沉浮心平气和像没事人似的走出市长办公室,没多大成就感。

  算一算,不动产貌似已经值好几个亿,叶沉浮何必为三千万得意忘形,乘电梯到一楼,横穿富丽堂皇的大厅,一路走来,叶沉浮盘算如何将每一分钱花在刀刃上,o8年北京奥运、1o年上海世博对经济展的拉动效应,能源需求日益加大,房价飙升,地价上涨,一切与赚钱相关的信息浮现叶沉浮脑海。

  只关心猪肉白菜价钱涨与跌的新丰市井小民或许没多少复杂想法,一来没钱,二来关心这些太浪费感情,天天琢磨房地产走势分析行情,任志强总裁也不会被你的热情感动,白送你一套房子,其实正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心态使普通人一次又一次错失出人头地的机会,叶沉浮习惯使然,阅读太多经济学著作以及大量财经方面最新的杂志和报刊,再加上手头有钱,想不关心这些事,很难。

  所处位置不同,心态自然不同。

  一位哲人曾说,处于贫民窟肮脏角落仰望狭小天空与站立摩天大楼顶端俯视大地会使人生出两种截然不同的心境,叶沉浮捉摸不准自己落脚哪一高度,较之同龄人流连花前月下模仿日美床上教育片进行生涩实践,他眼光似乎长远一大截,较之安于现状的公务员精英阶层,他的野心又大的吓人。

  推开沉重的钢化玻璃门,浓重寒意扑面而来,叶沉浮呵口白气,回头凝望背后气势恢宏的政府办公大楼,干净面庞绽露一抹笑,深沉且自信,快走下二三十级大理石台阶,钻进漆皮铮亮引人注目的牧马人越野车,叶沉浮驾车行至政府大院门口,一辆出租车被警卫拦住,有人从车窗探出头,向警卫解释着什么。

  表哥刘健?

  叶沉浮皱眉,点开车窗仔细瞅瞅,确实是刘健,此时刘健哪还有在家里养尊处优的少爷架子,苦着脸像警卫解释他是替顶头上司往政府计划委送文件的“苦力”,宰相门前七品官,市政府大院门口的警卫可比守停车场的保安牛叉的多,没证件,没领导的电话,说死说话不放人。

  “兄弟,帮个忙,领导们快下班了,我这文件没递进去,没法回单位交差。”刘健急的满头大汗,哭的心都有了,警卫照旧昂头撇嘴,一副公事公办的欠揍嘴脸,隔三差五不欺负欺负刘健这种小公务员,他们老感觉生活乏味,没有成就感。

  叶沉浮笑了下,谈不上鄙夷或幸灾乐祸,多少有点恨铁不成钢的意思,毕竟一个屋檐下长大的表兄弟,叶沉浮索性连摁喇叭,吸引门卫注意,顺手点开车窗,喊道:“他是旧城区街道办事处的人,赶紧让进去,做人做事别太过分。”

  心急如火燎的刘健心中一喜,寻声看去,顿时呆若木鸡,旁边的警卫头头认识叶沉浮,半个钟头前市长秘书点头哈腰接叶沉浮进入政府大院,这哥们瞧的一清二楚,能令市长秘书装孙子,他自认惹不起,尴尬笑着点头,表情变化之快不输于川剧变脸的绝活,叶沉浮懒得多说话,关上车窗,深踩油门,车子蹿出大门。

  从小到大,刘健不待见他这表弟,他何必热脸贴冷屁股虚情假意套近乎,自己别扭不说,人家也别扭。

  刘健呆滞目光随拉风牧马人越野车移动,直到粗犷惹眼的车身没了影子,才使劲儿揉眼睛,车里人是几个月前穿着他妈“资助”的新衣服形单影只读大学的穷表弟?他不甘心地摇头,犹如自我安慰的偏执狂,宁愿相信看花眼,不希望表弟衣锦还乡,嘴里嘟囔:“绝对不是那没爹没妈的穷货,我看错了,一定看错了。”

  将近十二月底,新丰市啤酒厂白酒厂因为管理层变动产生的风波完全平息,叶沉浮又去大同与李福生长谈两次,签了份煤矿合作协议,双方都懂签字画押等于走过场,无非表达相互间的诚意,弱肉强食的灰色产业链,一纸协议的法律约束力几乎完全建立在你拳头够不够硬背景够不够深的基础上,一旦被当做小虾米吞掉,甭指望靠打官司翻身。

  忙了十多天,叶沉浮错过陪何媛媛共度恋爱第一年的圣诞节,生长在港澳世家从小接受西方贵族式教育的小丫头不依不饶打好几个电话质问,圣诞节在豪门精英心中的分量显然重于中国传统节日春节,他很纳闷儿,昨晚不轻不重说何媛媛几句,他并非嘴边时时挂着屠日灭美踏平印尼言论的愤青,但一个中国人只知道注重洋节日,他实在难以忍受。

  “坏蛋,猜你生我气了,我认错,好吧。这个电话算赔礼道歉,圣诞节不过也罢,元旦.....能不能陪我一起过?”

  叶沉浮左手纤细手指弹着硕大圆桌的桌面,听电话里何丫头三分小心七分撒娇的询问,不禁喜笑颜开,向望眼欲穿的小丫头保证元旦之前回长州,并且厚颜无耻追问小丫头身上哪个部位最想他,换做从前的何媛媛,一定羞得挂电话,而今连骂几声大色狼,沉默片刻最终柔柔弱弱说:“哪都想。”

  叶沉浮听完,心醉了,江山在手,美人倾心,当世之上几个男人有这福分,他叶沉浮当浮一大白,金凯大酒店帝豪阁这张特大号圆桌正好三十个人围一圈,不可谓不大,十九岁攀爬上位的风骚家伙陪一帮江湖草莽开怀畅饮,大口喝酒,大口吃肉,大声唱歌,尽显一方大枭的豪情。

  酒足饭饱,已是下午三点。

  人们6续走出金凯大酒店,叶沉浮没先上车,心血来潮直奔路边书报亭,石头、王虎莫名其妙,只好跟随,叶沉浮的目光掠过每本杂志的封面,锁定一本,付钱买了,没有翻阅内容,深邃眸子只凝视封面上的佳人照片,流露彻骨哀伤。

  王虎瞟一眼杂志封面,识得风情万种的封面女郎是无数雄性牲口的梦中情人....国际级名模JoJo,误以为“叶少”同样是大尤物的拥趸,心中暗笑,哪想石头冷不丁冒出一句“这女人....曾经和叶子有一腿。”

  “呃”王虎仿佛被天雷劈中,惊呆在当地。

  欢迎来到校园狂少小说网,校园狂少4成雄作者是巅峰的神,本站为大家提供校园狂少1-4全文免费阅读,并提供校园狂少1-4TXT全集下载。

更多黑道、黑帮、黑社会小说请点击 黑道小说网 ,前往阅读更多更精彩的黑道小说。

原文地址:http://www.xyks.net/154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