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狂少 > 校园狂少4成雄 > 第八十六、八十七章 狗屁的公平竞争

校园狂少4成雄 - 第八十六、八十七章 狗屁的公平竞争

所属目录:校园狂少4成雄      发布时间 : 2013/4/8
天才一秒钟记住本网站:www.xyks.net 中间是校园狂少首字母的拼音+.net!记住了吗?

  何媛媛....宁大无数男生的梦中情人,即便名花有主,雄性牲口们仍然喜欢把她视为浮想联翩的最佳对象,据传某大一男生每次梦遗歇斯底里呼喊这个令男生心颤仰慕的名字,已成为宁大笑谈,今天终于有人站出来挑战极限,挖大一风云人物叶沉浮的墙角,无疑给死气沉沉的临考氛围注入一股强力兴奋剂。

  摇旗呐喊的男女生几近疯狂。

  人圈最里边,九百九十九朵红玫瑰在地面摆出心的形状,绚丽醒目,容易被感动的小女生快要看痴了,心中间是英文缩写的我爱你,一个身材算有型的小白脸男生穿身档次不低的白色休闲西装,仿佛绅士般单膝跪地,含情脉脉仰望三楼窗口,男生左边是宁大学联副主席胡凯,右边是宁大学联体育部部长张峰,再后边是校体育队队长吴晓东率领的挖墙角助威团,人数不下三十,男女都有。

  宁大F4同时现身,明摆着是示威,打叶沉浮的脸,抹杀的叶沉浮的面子,老资历宁大风云人物与新生代宁大风云人物较劲儿,了解内情的围观者莫不亢奋,热血沸腾,强者之间的争锋才有看头,一叠钞票就将情敌击败的争夺战难以掀起如此大的波澜。

  新生风云人物叶沉浮在哪里,传闻中高深莫测背景强大的“叶少”难道当缩头乌龟了?认识叶沉浮的男女生在人群中搜寻,迫切希望另一位男主角快现身,拉开这场重头戏的帷幕,有人猜测今天这出戏以什么样的方式收场,头破血流?鱼死网破?也有精明人掂量双方实力,宁大F4,四个加一块貌似比一个叶沉浮分量重些。

  “何媛媛,我爱你,真的爱你,请你给我一次公平竞争的机会,我赵刚不会比别人差,只会比别人好,你不答应我.....我今天就一直跪下去。”假装绅士的男生仰脸放声喊话,一副非何美人不娶的痴情样子难以掩饰他内心的**,一种没蕴含多少爱意却充斥无数肮脏念头的原始**。

  三楼窗口边,何媛媛隐隐约约看清赵刚那张恶心的脸,心情郁闷,世上不要脸的男人怎么这么多,明知道人家名花有主,还死皮赖脸追求,搞出如此恶俗的场面,大言不惭的要求公平竞争的机会,这不扯淡吗,公平......世上哪有那么多公平的事情,何况两情相悦的爱情如何能以公平的理由施舍给第三者。

  何媛媛气结,下边聚集的人越来越多,她小脸稍显焦急,视线投向密集人群中,熟悉身影映入眼帘,抚摸过千百遍的熟悉面庞依旧从容不迫,她的心瞬间踏实,有心爱男人在,无须担心下边几个跳梁小丑。窗口两侧,范静和席瑞娟见叶沉浮现身,再望向大胆示爱的赵刚,眼神像看死人一般,暗含讥诮鄙夷,她俩目睹叶沉浮的变态武力值和血腥手段,以及深厚背景和庞大财力的冰山一角,不认为只善于哄天真小女生上床的宁大F4拥有刁难叶沉浮的强悍实力。

  太岁头上动土!

  两个精明女生得出了相同结论。

  叶沉浮推开人群,不急不慢走到最前方,一身何媛媛亲手为他挑选搭配的休闲装,并非一眼让人觉得富贵熏人,铜臭味泛滥,却如画龙点睛般衬托他忧郁沧桑的成熟气质,隐隐透着几分王者般孤傲的高贵,周围男生与杀伐果断或多或少沾染江湖血腥气息的他相比,更像一群处于青涩年龄段的孩子。

  “叶沉浮!”

  “叶沉浮来了......”

  人群躁动,人们朝同一方向望去,都想瞧瞧传说中征服宁大新生花魁的叶少到底多么风骚,叶沉浮极为低调的亮相,没开拉风的豪华车子,没带领几十彪悍打手摆开气势汹汹的吓人排场,独自一人,面对上千人,显得人单势孤,他环视周围人,轻笑,低头点燃一支烟,笑容中不带任何感情成分,包括点烟的动作圆润的无可挑剔,毫无做作的生硬感,似乎此时此刻他不点燃一支烟,场景就不完美,人们没觉得丝毫突兀或扎眼,甚至觉得赏心悦目。

  十来岁学会伪装学会带着平庸面具隐藏一颗野心的叶沉浮,道行高深,旁人休想从他脸上以及细微动作瞧出喜怒哀乐,他默默抽两口烟,走近挖墙脚的赵刚,冷冷看一眼推波助澜的胡凯,眼底泛起一丝不屑,然后低头对仍单膝跪地深情凝望三楼窗口的赵刚道:“别装样了,适可而止,好歹咱们一个学校的,撕破脸.....对大家都不好。”

  围观的人听了叶沉浮的话,挺多人绽露讥讽笑意,大概笑话传闻中高深莫测的叶少不过尔尔,赵刚悍然挖墙角,居然柔柔弱弱说场面话,算什么爷们,几个民族预科班爱用拳脚解决问题的生猛男生肆无忌惮嚷嚷,意思是他们遇上这种事儿,铁定冲冠一怒,不论是谁,挥拳头轰杀至渣,关乎男人尊严的节骨眼,说场面话..... 丢不起人呐!

  胡凯直视叶沉浮,皮笑肉不笑道:“谁都有权追求自己喜欢的女孩......你凭什么.....”

  叶沉浮不动声色张嘴叼住烟,猛地扬起巴掌,只说半句话的胡凯大惊失色,缩脖子捂头,跌跌撞撞向后退,一两秒死寂,围观人群忽然爆笑声,原来叶沉浮只玩了个假动作,胡凯的神色动作倒像个胆小如鼠的小丑,逗乐了众人。

  “你.....”

  “你再废话信不信我整死你?”叶沉浮狞笑着抬起手,肆意点了点羞愤交加的胡凯,狂放不羁。

  胡凯嚅动嘴皮子,终究没胆子声,叶沉浮的强大,他曾在蓝海酒吧亲眼目睹,和狐朋狗友坐酒桌边经常豪气冲天说不怵叶沉浮,豁命单挑不见得逊色对方,无非自我安慰的一种方式罢了,从小养尊处优,没见过血,没拿刀子亲手捅过人的自私小崽子舍得豁命?不怵叶沉浮.......天大的笑话!

  胡凯尴尬不已,羞愤的无地自容的时候,赵刚开口说话:“叶沉浮,我是求媛媛给我一个公平竞争的机会,与你无关。”

  “与我无关?”

  叶沉浮反问语调冷漠的令所有人毛骨悚然。

  宁大六层高的三号教学楼前,里三层外三层,密密麻麻聚集近两千人,几个想劝人散去的老师磨破嘴皮子,始终没人挪地方,大冷的天,教室窗子全部打开,探出数不清的人头,瞪大眼,注视场中一人。

  只见叶沉浮右手大拇指食指捏着中华烟烟嘴,低头用力吸一口,说不出的落拓豪放,旋即仰面笑,宣泄饱含沧桑感的男儿豪情,人群中对爱情抱有美好憧憬的天真女生瞧着叶沉浮锋芒毕露,失神,恍惚,而接下来的一幕,不止怀春小女生失神,几乎全场失神,既而心惊胆战!

  叶沉浮笑的同时抬脚猛踢,绷直的脚尖大力抽射般命中赵刚下巴,一米八多、一百四十几斤重的一坨肉轰然后倒,叶沉浮压根不给他倒下的机会,一步踏出,如影随形,再来一记泰拳中最凶悍霸道的前冲膝撞,直接撞实小崽子的腹部,把人撞得双脚离地,向上爬升到一个令旁观者触目惊心的高度。

  赵刚面孔扭曲,内脏绞痛,几近窒息,来不及反应,一只犹如铁箍的手又扣死他脖颈,将他本向上爬升的躯体高高举起,只听一个冷漠声音回荡耳边。

  “狗屁的公平竞争!”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亘古不变,即使算不上君子,但也得取之有道吧,大马路上见个有老公的漂亮女人,涎着脸凑过去纠缠不休要求公平竞争的机会,是追求女人,还是耍流氓,尔虞我诈的当今社会,男人适当无耻不是错,可无耻到赵刚这境界......谁能接受?泥菩萨尚且有三分泥性子,何况是活生生的人,更何况是心怀王侯将相宁有种乎野心的叶沉浮!

  狗屁的要求早已脱离情感竞争的范畴,是明目张胆的侮辱,挑衅,叶沉浮岂能不怒,将半死不活的赵刚举过头顶,只是狞笑,无数道充满惊骇畏惧的目光汇聚他脸上,再也没最初的讥讽和小觑,民族预科班几个打架高手连吸凉气,刚才那一连串狠辣暴击,他们只觉眼花缭乱,心胆俱裂,中央五台散打擂台上那些号称散打王、精钢腿、无敌拳之流的功夫高手,与叶沉浮比较.....简直太渣滓了。

  这身手.......等同变态。

  几人得出一个结论,暗自思考,以后遇着叶沉浮是不是该绕着走。另一边,胡凯呆若木鸡,失神看着可怜兮兮的赵刚,心中生出点兔死狐悲的意思,可让他为兄弟打抱不平两肋插刀.....休想!这位自私自利的宁大学联副主席选择乖乖保持沉默,一点一点向后挪,尽量远离危险地带,以免被殃及。

  在绝对强悍的实力面前,一切阴谋诡计、一切言论说辞都苍白无力。

  三楼窗口,何媛媛笑了,笑容甜美,风情万种,凝望将可恨家伙高举起来的拉风男人,心里甜甜的,很欣慰,放眼宁大.....或者说放眼整个长州........谁比得上她心爱的人,北京城那个说一不二的将门虎子?亦或是上海那个近乎妖孽的世家子?她蹙起柳眉,微微摇头,毫不犹豫否定当今中国纨绔圈子最炙手可热的两个人,她心目中,身份家世并不值得炫耀的叶沉浮永远是独一无二的存在。

  终有一天,她的男人会踩在那两个人的头顶上,飞扬跋扈。

  范静、席瑞娟再一次领略叶沉浮的豪迈霸道,不像在溜冰大世界那么心生震撼,却也觉得....一个女人找这样一个男人才有安全感,抛开金钱权势的璀璨光环,叶沉浮骨子里的血性令人敬佩,令人恐惧。

  赵刚呼吸渐渐困难,脸色惨白,人群中几个明显偏心的老师不约而同大声喝斥陌生的叶沉浮,命令其放手,校学联几个官僚化的学生干部煽动学生刁难叶沉浮的时候没人讲公道话,没人及时出面制止,任由事态展,此刻伸张正义的卫道士全蹦跶出来了。

  由此看来,近些年,尊师重道的传统美德每况愈下,并非全是学生自身素质修养的问题,做为学生斩杀教授于讲台之上固然十恶不赦,但教授不引诱杀人者的女友上床,岂会挨刀惨死,叶沉浮冷笑,漠然瞥了眼说话的人,继续饶有兴致欣赏赵刚因呼吸困难而扭曲的面部。

  宁大体育队队长吴晓东性子暴躁,实在忍不住,他箭步冲向叶沉浮,不甘心宁大F4的面子就此折在大一新生手中,好歹练过几年跆拳道,自信可以迫使叶沉浮放开赵刚,却被叶沉浮后先至的高抬腿压住肩膀,一条腿的力道,轻描淡写把他压趴下,来了个标准的狗吃屎动作,将红玫瑰摆成的心形摧垮,花瓣纷飞,冷风一吹,漫天舞动,多愁善感的女生戚戚然惋惜这些昂贵的玫瑰花。

  赵刚窒息昏迷前一刻,叶沉浮终于松手,低头俯视脚下两个半死不活的家伙,阴笑,十足的奸诈狂徒模样,缓缓道:“要不服,我继续奉陪你们,今晚在蓝海酒吧,咱们做个彻底了断,黑白两道的猛人,你们随便叫。”

  叶沉浮说完,仰脸看向三楼,绽放温柔笑意,肆无忌惮高吼:“老婆,赶紧点下来,给老公回家做饭!”

  何媛媛幸福的像花儿一样,小半个身子探出窗口,尽最大力气答应一声,返身挎起包,不管一切冲下教学楼,在众目睽睽注视中扑进叶沉浮怀里,分明是告诉在场所有男生,本小姐已名花有主,你们靠边站,少蹦跶出来碍眼。

  叶沉浮抚了抚何媛媛的背,恢复人畜无害的样子,弯腰捡起掉地的课本,拍掉封面上的尘土,环视宁大F4和一众帮凶,轻蔑一笑,拦住何媛媛的纤腰,向人群外走去,轻轻的来,轻轻的走,如同《再别康桥》中的徐志摩,洒脱的不带走一点尘土,没有一丝火气,敛尽锋芒的叶沉浮更像个气质忧郁沧桑的才子。

  赵刚声势庞大的示爱,惨败收场,连何媛媛一个近距离的白眼也没换来,人群散去,三号教学楼前的空地归于寂静,闹剧落幕。

  宁大F4灰头土脸,倒地的两个倒霉蛋刚刚爬起,一个衣着华贵相貌接近中性美的俊美青年鬼魅似的出现几人近前,面无表情俯身,捡起一朵残花,眯起漂亮的桃花眸子,轻嗅,青年嘴角泛起的笑意诡异,场景同样诡异。

  宁大F4神情骤变,四人提心吊胆对视几眼,都低下高贵的头颅,胡凯硬着头皮道:“a少,我们.....”

  “不用解释了,先前以为你们四人的背景可以迫使叶沉浮亮出底牌.....我好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刚得到一条消息,我才明白,自己错了,大错特错,你们四个在他眼里.....”青年没把话说透,只摇头一笑。

  F4当然明白青年话里的意思,吴晓东倔强地抬起头,咬牙切齿道:“a少,赵刚的爷爷是退休的省高干,省组织部的元老,门生遍宁西,我没有当官的爷爷老爸,但我妈的公司好歹是省城十大民营企业之一,我们有权有钱....不信压不倒他叶沉浮!”

  “你们?有权有钱?”青年像听了个冷笑话,绽露一抹堪称妖艳的冷笑,直起身,任由冷风吹起及肩长,幽幽道:“柳浩差点被叶沉浮打死,不止军区大院那帮天不怕地不怕的狠人忍气吞声,柳家那位以护短闻名宁西军界的老头子出奇的保持沉默,我现在都想远远避开叶沉浮,你们斗他?天大的笑话!”

  四人闻言瞠目结舌,他们精彩的面部表情让人觉得滑稽又可怜。

  欢迎来到校园狂少小说网,校园狂少4成雄作者是巅峰的神,本站为大家提供校园狂少1-4全文免费阅读,并提供校园狂少1-4TXT全集下载。

更多黑道、黑帮、黑社会小说请点击 黑道小说网 ,前往阅读更多更精彩的黑道小说。

原文地址:http://www.xyks.net/155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