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狂少 > 校园狂少4成雄 > 第一百二十七章 大事件(上)

校园狂少4成雄 - 第一百二十七章 大事件(上)

所属目录:校园狂少4成雄      发布时间 : 2013/4/9
天才一秒钟记住本网站:www.xyks.net 中间是校园狂少首字母的拼音+.net!记住了吗?

  观日亭四人疯狂厮杀,鲜血洋洒,境况之凶险惨烈不仅当局者感受的到,距离观日亭四百多米,一座半隐于林间斜对观日亭的亭子内,另三个衣冠楚楚的男人借助望远镜目睹一切,神色连变,几乎屏着呼吸,大气不出,虽然隔岸观火,但紧张兮兮的样子丝毫不输于四个血染衣襟的功夫狂人。

  “看情形,他们三个要吃掉叶沉浮.....难....难啊!”

  一个从头到脚阿玛尼牌子货的男人言语间包含七分怨恨、三分赞叹,这个少了截小拇指的英俊男人姓楚,楚放歌,长州本土大宅门孕育的商界俊杰,有种人无论搁在哪,都如漆黑夜空中的萤火虫,引人注目,楚放歌正是这类人。

  对叶沉浮的恨由来已久,今天亲眼目睹了血淋淋的拼杀场面,却有点佩服剁掉他小拇指的家伙,够狠,够阴险,够爷们,如果没有昔日恩怨,他宁愿与这种人做朋友,绝不做对手、做敌人。

  旁边人垂下胳膊,没了大块头望远镜的遮挡,显露一张阴沉沉的国字脸,王宏明,宁西省首富,以黑起家,十年前敢叫板钱大眼的狠人,阴狠眼神暗含几分遗憾,叹息道:“一个毛头小子,出乎意料的能打,早知如此,就在这儿安排个枪手,他纵有通天的本事也必死无疑,可惜了,可惜了。”

  亭中,唯一没说话的老男人很识趣的保持沉默,与前边两个男人身份地位的差距,使他没有说太多废话的资本,如果叶沉浮在这儿,看见他,必定惊诧错愕,因为他曾是新丰只手遮天的土皇帝,任远明。

  一年多来,石头这尊不败杀神疯狂扩张打压,鼎盛一时的新丰任家丧失往日风光,任远明被迫来省城长州发展,旦他没叶沉浮的狗屎运,从踏入这里的第一天起处处碰钉子,买了块地,想盖楼,既摆不平城乡结合处极为抱团的钉子户,又喂不熟政府相关部门几头白眼狼,积淀满肚子苦水。

  新丰土皇帝.....在常州算个鸟,别说局长市长,派出所所长懒得尿他,更重要的是,最近新丰周市长大力整顿墨玉石矿产业链,牵扯一系列陈年命案,据公安局内线透露,警方已发现蛛丝马迹,很快要查到他头上。阴过很多人,踩死过很多人的任老大着实怕了,准备出国跑路的同时,仍惦记如同梦魇似的叶沉浮,即便他失败,也不会让年纪轻轻的对手如愿以偿成功攀爬上位。

  凉亭中,三个男人全是叶沉浮的生死大敌,简短对话后继续举起望远镜注视观日亭的动静。

  叶沉浮当然不知另有六双充满怨毒的眼睛盯着他,背靠朱漆柱子,大口喘气,嘴角滴淌血液,惨烈厮杀,身体机能发挥至极限,稍微停滞,汹涌而来的疲惫侵袭全身,使他产生力不从心的感觉,若非强大意志,恐怕他早已倒地多时。

  “啊!”

  震荡山谷的嘶吼,西北大汉一手撕裂衣衫,另一手扯起耷拉体外的肠子,草草塞进肚子,然后用衣服撕成的宽布条缠绕腰间,紧紧勒住往外溢血的创口,像古代女人的肚兜,只是这件“血肚兜”毫无女性内衣的诱惑力,太触目惊心。

  “老子陪你玩到死!”

  西北汉子咧嘴狂笑,倾泻一腔豪情,好一条铁骨铮铮的汉子,只是狰狞笑容多少透露末路英雄的悲壮,如同一头发疯的公牛,不顾一切扑向叶沉浮,浸透“肚兜”的血水染红地面,渲染了爷们的风采,受伤最轻的柳浩被西北汉子的行为激发了潜藏骨子里的凶性,咬牙,握紧军刺,猛然腾身,夹击叶沉浮。

  叶沉浮挺佩服陌生大汉,可绝不会因一点点佩服生出丝毫妇人之仁,稍有不慎必定死无葬身之地的拼杀又岂能容他怜悯敌人,迅速下蹲,灌注极大力道的右拳轰向张开怀抱近似发疯毫无章法的大汉,洞穿包裹伤口的衣物,半条手臂捅入汉子体内,直接轰断支撑躯干的脊椎骨。

  没有惨叫,没有痛呼。

  叶沉浮想拔出滑腻腻的拳头,大汉猖狂狞笑,双手摁死他肩头,根本没有思考的时间,随之而来的三棱军刺直指他咽喉。

  银狼跌坐于地,一只手尽力撑住上半身,特别狼狈,胸腔承受一记凶悍膝撞,多个重要器官移位,出血,就算他是称雄宁西黑拳世界多年的王者,也已深陷半死不活的悲惨境地,见叶沉浮濒临死亡,他原本涣散的眼神猛地一凝,笑了,笑容灿烂,亲眼目睹强大对手死在面前,多么惬意的一件事情。

  生死一线,叶沉浮同样做了最后的拼搏,从不轻言放弃的他竭尽全力争取生存希望,有两个心爱的女人在等候,父母的骨灰还未迁入八宝山,大好江山还等他去征服,不能死,绝不能死!他两腿发力,挣脱两只染血大手的束缚,斜着拔高身子,幽光闪闪的三棱军刺未能戳破他咽喉,而是贯穿脖颈下方的锁骨,入柱三分。

  柳浩失手前一刻,叶沉浮无声无息抬腿,狠踹柳浩大腿根部,所以三棱军刺没入柱子同时,小柳子遭受重击,汗津津的手从军刺柄部滑落,跌跌撞撞退两步,仰面后倒,腿骨脱臼,完全丧失了战斗力。

  西北大汉气息犹存,力量犹在,仿佛死不了的凶神。

  这汉子没能摁死叶沉浮肩膀,染血的粗糙大手顺势下滑,抱紧叶沉浮的腰,向凉亭围栏外翻去,下边是百米绝壁,一旦滚落,想活着,难比登天,看来这凶悍男人死也要拉个垫背的怨魂。

  由于巨大力量撕扯,叶沉浮锁骨一点点脱离三棱军刺,身体最终从军刺柄端滑脱,类似钢铁锯条拉扯骨肉的剧痛,痛入骨髓,绷紧的面庞汗水淋漓,被洞穿的伤口血流如注,叶沉浮从未如此狼狈,如此凄惨,那柄显眼的三棱军刺依旧钉在柱子,俨然一柄血液浸泡的凶器,滴滴答答淌血。

  “咱们一起死吧.......你的头值两百万,陪我死......我不亏!”

  大汉抱着叶沉浮翻越围栏,千钧一发...........身子悬空的叶沉浮双手死死抓住围栏,腰间拖着一百七八十斤的一坨肉,一个咬紧牙关凭毅力坚持不松手,一个不甘心独自赴死拼命往下拽,两个人在熬时间,在拼意志。

  伤势太重可以说只剩一口气的西北大汉仰起粗犷面庞,望向握紧凉亭围栏的一双手,时间一秒一秒流逝,他的眼神由炙热变为失望,撑了两三分钟,彻底涣散,粗壮臂膀顿时失去力道,沉重身躯坠入深沟。

  遭命运戏弄十几年磨练不屈不挠意志的叶沉浮坚持到了最后,获得了一线生机,费力爬入凉亭,像滩烂泥瘫软在地,大口喘息,一死三重伤,场面血腥而凄凉。

  短短几秒钟的局势变化,搞得银狼措手不及,久久凝视叶沉浮,惊讶、畏惧、失望、不可思议各种含意交织一起的眼神显得格外悲壮且黯然,直至支撑半个身子的那只手再无一点力气,他才仰面躺倒,一双望向蔚蓝天空的眸子空洞,失神,万念俱灰。

  “草,老子是小强,打不死的。”

  叶沉浮傲然一笑,咳了几口血,背靠围栏,渐渐进入昏迷状态,不知度过多长时间,一阵山风吹来,他慢慢清醒,睁眼环视周围,已经没了银狼和柳浩的身影,看了眼腕表,时针快指向中午十二点。

  “我的小悦悦还等着呢........不能食言,不能让我的女人失望.....”

  叶沉浮呢喃着爬起,忍受剧痛,蹒跚前行,一路走,一路洋洒鲜血,苍凉落寞的背影足以使见者心酸,他没从正门走出深林公园,浑身染血,体无完肤,得吓坏看门人,翻越僻静处的栅栏,跌跌撞撞潜入停车场,钻进奔驰跑车。

  驶入市区,完全靠意志力支撑的叶沉浮在路边一处卖花摊位停车,半开车窗让卖花的小女孩选了一束红玫瑰,初中时代的秦悦最喜欢红玫瑰,当年穷困潦倒的叶沉浮没钱卖这奢侈品。

  即使他濒临死亡,仍难忘记自己的女人喜欢什么,仍惦记着心爱的女人,什么是情种.........这便是!

  宁西大饭店一楼东侧有家正宗的法国餐厅,宛如欧式宫廷的装修格调,再搭配精致高档的华贵沙发座位,尽显奢华,冯导一行人将西餐厅包下,剧组所有人集体在这里享用午餐,三十多人分散落座,谈得来的坐一起,秦悦选了靠窗位置,身子倚靠舒适的高靠背沙发,散发着颠倒众生的魅惑力。

  人们全晓得秦悦在等人,没谁打扰她,低头看表,十二点多了,期待的男人还没来,她有些心浮气躁地叫来服务生,先点瓶红酒,一份甜点,无聊翻越菜单,不经意地一抬头,银色奔驰跑车映入眼帘。

  “还以为你要放我鸽子呢.......”秦悦像个小怨妇小声叨念,朝奔驰跑车抛了个白眼,风情万种,可当盼望已久的男人浑身是血出现,她立马惊呆,心头绞痛恰是一柄利剑钻心,几乎站不稳身子的男人居然还小心翼翼抱着她最喜欢的玫瑰花,这一刻她心酸无比。

  叶沉浮一路走来,吓得很多人尖叫远避,艰难迈步闯入西餐厅,望向等他许久的女人,绽露一个温柔笑容,咳着血道:“让我的小悦悦久等了.....我不好,幸运的是....我还活着,不用让你等到下辈子。”

  秦悦原以为叶沉浮早先说的话是开玩笑,此时此刻心酸的一塌糊涂,双手捂脸,泪水夺眶而出****

  欢迎来到校园狂少小说网,校园狂少4成雄作者是巅峰的神,本站为大家提供校园狂少1-4全文免费阅读,并提供校园狂少1-4TXT全集下载。

更多黑道、黑帮、黑社会小说请点击 黑道小说网 ,前往阅读更多更精彩的黑道小说。

原文地址:http://www.xyks.net/159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