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狂少 > 校园狂少4成雄 > 第一百四十六章 谁家公子动洛京(上)

校园狂少4成雄 - 第一百四十六章 谁家公子动洛京(上)

所属目录:校园狂少4成雄      发布时间 : 2013/4/9
天才一秒钟记住本网站:www.xyks.net 中间是校园狂少首字母的拼音+.net!记住了吗?

  当下社会众多挨了正义枪子,所谓十恶不赦的狂徒,用欠缺技术含量的笨拙手法砍杀三五人大多背负杀人魔王的凶名,市井小民谈之色变,以此类推,捅人杀人有些年数的叶沉浮该算顶尖的行家里手。

  一连五刀,刀刀见血,刀刀狠辣。

  由于是冬天,张斌西装衬衣之内穿有轻薄的保暖内衣,伤口不会如夸张地喷涌血液,猩红液体只是随锋利军刀进进出出滴淌,洋洒地面,叶沉浮第五刀捅入,并未着急拔刀,摁住赵斌肩头的手顺手一勾,一颗大好头颅贴近嘴边,叶沉浮狞笑低语:“为个*出气动我女人,没想想什么后果?”

  赵斌瞬间明白到底怎么回事,惨白且充满惊骇的脸浮现一丝悔意,恍惚间大彻大悟,懂了什么是色字头上一把刀,假如不听身边嫉妒秦悦的狐狸精教唆、不记恨秦悦曾无情拒绝他,哪有今天血淋淋的惨剧,要丢掉这条命,岂不死的太冤枉。

  “后悔?迟了!”叶沉浮绽露凶光的眼眸微眯,握刀的手迅速扭转,没入赵斌腹部的纯钢刀锋随之猛烈绞动,估计绞碎一大截肠子。赵斌血溅当场,附近保安呆滞许久反应过来,为保住工作,张牙舞爪扑向悍然动刀的叶沉浮。

  叶沉浮一记刁钻霸道的后摆腿摧枯拉朽般砸倒两名保安,顺势抽刀,转身,不动声色面对所有人,手中军刀滴血不止,染红地面,触目惊心,他犹如一樽嗜血的杀神,仰起冷漠的脸,道:“我和张斌属于私人恩怨,你们这些外人就别插手了,省的自讨苦吃,打电话报警吧。”

  捅人捅的如此从容,如此大义凛然,有没有王法?有没有天理?十数位未走进拉菲特城堡酒店主城堡的富商名流呆若木鸡,此刻张斌颓然倒地,双手捂着腹部伤口,身躯颤抖近乎抽搐,养尊处优很多年,哪经得起这么折腾,但没人敢靠近,连他相交莫逆的好友任大总裁只顾扶着眼镜框远远观望。

  人是世界上最聪明的动物,也是最自私的动物,利益圈子的泛泛之交,不具备唇亡齿寒的利益关系,谁愿意替朋友两肋插刀。叶沉浮环视自命不凡的京城富商名流们,舍我其谁的笑容格外放肆,目光掠过一张张惊恐脸颊,深感欣慰,他叶沉浮有两肋插刀的好兄弟,假如有一天残了、死了,不担心含恨九泉没人替他报仇雪恨,人生得一知己足矣,得一群好兄弟亦足矣。

  “刀扔给我。”二妞挤入行凶现场,无所顾忌的提醒叶沉浮,叶沉浮莞尔一笑,扔出染血军刀,二妞接住,捏了块白色棉布仔细擦抹刀锋和刀柄,发现周围人看她,立马瞪眼怒骂:“看个球,老娘自己的刀,不能擦一擦啊?!”

  二妞骂完人,收好军刀,旁人越看越像毁灭行凶证物,可谁又敢多言半句,敢在北京城这么放肆的人,十之**手眼通天,剩下十之一二是亡命徒。

  十多名保安如临大敌合围叶沉浮和二妞的时候,一辆挂总参牌照的东风猛士越野车接连鸣笛,带着一股浓烈嚣张气焰冲散包围圈,华丽的刹车甩尾之后车窗落下,叼着烟的老A探出头,漫不经心笑了笑,对叶沉浮道:“上车,咱去品尝拉斐特酒庄的红酒。”

  “好........”

  叶沉浮点头,侧身望一眼拉斐特酒店气势非凡的主体城堡,视线透过窗户,依稀看清举行慈善宴会的二楼金色大厅内人影憧憧,其中不少人趴伏窗边面露惊容,叶沉浮洒脱一笑,迈步上车,背影落拓而豪迈。金色大厅,秦悦位置恰好临近窗边,外边发生的一切全落入她眼中,心爱男人挥刀猛刺的雄姿实在赏心悦目,令她感动,再看去年纠缠她好久曾放狠话威胁她的衣冠禽兽倒卧血泊,心中痛快无比。

  此生拥有敢为红颜冲冠一怒的男人,秦悦心满意足,凝望那伟岸背影的眼眸满是似水柔情。

  北京人讲究背景,无疑是千年古都深厚政治底蕴熏陶的结果,北京土著、北漂、蚁族所熟知的每一座知名会所酒店都有着非同寻常的背景,譬如地理位置绝佳的长安会所、王府饭店,处于昌平区的拉斐特城堡酒店同样不例外,被树木遮掩、河流湖泊环绕的拉斐特城堡酒店是北京市政府定点用餐单位之一,据说也是中央党政机关会议定点酒店,甚至有传言说俄罗斯政坛铁腕硬汉钟情“拉斐特”,希望08奥运开幕的时候,可以下榻此处。

  经过零六零七两年李少红筹划“红楼选秀”之后,又耗费数千万,让选定的男女演员入住拉斐特城堡酒店几月,美其名曰“培养贵族气质”,将一座酒店当成培养贵族气质的场所,可见酒店本身的底蕴。

  是红楼剧组的噱头亦或是炒作,叶沉浮不得而知,不过,相距酒店主体城堡三百多米的酒庄使他大开眼界,蕴含原汁原味欧洲经典文化的地下酒窖,醇香扑鼻,即使对红酒兴趣缺缺的他都有些垂涎欲滴。

  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饮琵琶马上催。

  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

  唐朝王翰这首《凉州词》叶沉浮颇为喜欢,豪迈苍凉极具边塞诗的风骨,由此联想中国葡萄酒的历史,不禁黯然痛惜,汉代初年就掌握酿制葡萄酒的技术,而今举世闻名的葡萄酒却全部产自历史谈不上悠久的法国,中国唯一的老字号品牌“张裕”还是清末爱国华侨出资三百五十万两白银创建,仅百余年历史。

  貌似悠久的五千年历史湮灭多灿烂文化?

  叶沉浮暗暗叹息,虽非天天对着电脑喷口水的愤青,但回味辉煌两千多年的国度在近代百余年如彗星陨落,一蹶不振,难免戚戚然,缓缓走过一排整齐的酒架,老A挑一瓶好年份的红酒递给他鉴赏。

  打着深刻草根烙印的叶沉浮一直觉得鉴赏红酒和养纯种名马一样,属于贵族钻研的旁门左道,与他无关,何媛媛曾教他一些常识,但老A和陪同选酒的服务生都是行家,他没必要班门弄斧,直接交给身边服务生。

  老A回头看叶沉浮一眼,幽幽道:“前几年,我去过法国拉斐特酒庄,好年份的极品真不少,这里.....太寒碜了点,等我有机会再去波尔多,我给你往回带一瓶,保准是世间少有的稀罕玩意。”

  “我一粗人,对这玩意没研究,送我瓶红酒真不如送瓶杏花村汾酒。”叶沉浮说完笑了,蕴含些许自嘲的洒脱笑容搞得旁边服务生满头雾水,打死他不信叶沉浮这种浑身名牌的气质型男人不懂红酒。两人参观完地下酒窖,只选了一瓶红酒,便离开酒窖,在拉斐特酒庄典雅安静的西餐厅用餐。

  二妞单手玩餐刀,纯钢餐刀连续不断“燕回旋”,飞快盘旋她指掌之间,点餐的服务生看的忘乎所以,北京城最彪悍的母老虎猛抬头,斜眼打量服务生,道:“老娘还是个黄花大闺女,你这么不眨巴眼皮子盯着,老娘会害羞的。”

  服务生顿时冷汗直流,叶沉浮乐不可支,老A倒是习惯表妹的彪悍作风,无奈地撇撇嘴,随便点了几样法国菜,端起酒杯,稍稍倾斜,观察红酒的光泽度,意味深长道:“叶子,你在这儿捅了人,你很快会出名,最次赵斌所处的北京三流圈子会记住你的名字。”

  叶沉浮没吱声,不置可否笑了笑,把玩水晶高脚杯,不经意侧头,瞅见两辆警车已无声无息停在酒庄餐厅外,先后跳下七名警察,神情严肃步入餐厅,想来中午这顿法国大餐无法吃的尽兴结果,叶沉浮情理之中的戴上手铐被推上警车,老A、二妞慢条斯理用餐,至始至终没说一句话,甚至懒得抬头多看警察一眼半眼,不敢公然对抗警察?谁这么想谁会被北京众多大院子弟笑话死,一群小虾米不值得兄妹俩多费口舌,警车驶离,两人分别掏出手机,各找安静角落,连续拨打电话。

  一场震动北京城的风波拉开序幕。

  打完电话,兄妹俩再次落座,二妞破天荒像个正常女孩,蹙起眉头问:“哥,叶沉浮值得你下这么大赌注?”

  老 A低头,轻轻抿了口红酒,优雅,深沉,浑身散发贵族气息,这个脸蛋气质都绝佳的男人若混迹京城夜店,春情荡漾的各色女人多半恨不得拜倒他两腿之间,他笑着缓缓道:“这就是一场赌博,赌叶沉浮的前程,赌他成雄,赢了....我才有机会做家族下一代领军人,才可以杀该杀的人,为兰儿报仇雪恨。”

  老A笑容逐渐悲戚,直至说完为初恋女友报仇,一双眸子泪花闪闪,两千万人口的北京城多情滥情的*大少可谓比比皆是,但是痴情专一的公子哥未必绝迹,二妞眼里表哥绝对算一个。

  空前盛大的慈善宴会丝毫不受张斌缺席的影响,富豪名流荟萃,张老板终究算不得什么大人物,慈善宴会的重头戏在晚上的拍卖会,中午只是简单的酒会,酒会结束,众多名人富豪参观拉斐特城堡酒店投资兴建的国内最接近F1赛道的卡丁车赛道,而且每一辆卡丁车不同于常游乐园卡丁车的简陋模样,外形与F1方程式赛车相差无几。

  人群聚集赛道边,听讲解员介绍这些由雷诺集团精心打造的“准F1方程式赛车”,秦悦心不在焉,脑海中全是叶沉浮的影子,恰在这时,人群后边传来带点幸灾乐祸意味的话音“警车里不正是捅了张斌的人吗。”

  秦悦心惊,慌乱无措挤到后边,距卡丁车赛道七八米的柏油路,两辆警车匀速驶过,速度不快,人们正好看清第二辆警车后座中间向人群望来的叶沉浮,秦悦目睹自己男人坐警车里,心急如焚,差点急哭,若非同来参加慈善宴会的薇薇使劲拉拽,她就不顾一切去追警车了。

  叶沉浮当然瞧见了容颜凄楚泫然欲泣的秦悦,记得人生第一次戴手铐坐警车,何媛媛那妮子与此刻的秦悦一般无二,不禁柔肠百转,索性扯开嗓子吼:“悦悦别担心,我晚上来接你!”

  秦悦没听清叶沉浮说什么,但从口型判断,知道心爱男人的意思,一个劲儿点头,凄楚呢喃:“沉浮....你不许食言.....我等你,你不来.....我不离开这儿。”

  大尤物身边的男女集体保持沉默,一致认为众目睽睽下捅翻张斌,想晚上安然无恙现身这里,无异于天方夜谭,可笑至极。

  欢迎来到校园狂少小说网,校园狂少4成雄作者是巅峰的神,本站为大家提供校园狂少1-4全文免费阅读,并提供校园狂少1-4TXT全集下载。

更多黑道、黑帮、黑社会小说请点击 黑道小说网 ,前往阅读更多更精彩的黑道小说。

原文地址:http://www.xyks.net/1611.html